返回   2019-06-12 >
一“调”百顺
2019-06-12 01:56:08

  本报通讯员 王哲 姚凤庆
  “走!到调处中心评理去。”这句话成了莒县市民发生矛盾纠纷维权时的“口头禅”。从以前的遇事“满城跑”到现在的小事“不出村”,这一转变的“根”在莒县成立的县、乡镇(街道)、社区社会矛盾调处中心上。
  近年来,莒县探索“综治办+综治信息系统+N”模式,在“疏”字上出实招,在“调”字上下功夫,以四级综治中心为依托、以“雪亮工程”为支撑、以网格化管理为基础,搭建社会矛盾调处中心。大大小小的矛盾纠纷在这里化解于萌芽状态,从源头上形成了一道道“拦河坝”。全县各级社会矛盾调处中心共排查化解各类矛盾纠纷27392起,成功率达98%。

“话”有地方说 “理”有地方评
  “满意满意,太满意了,谢谢你们!”已经回到果庄镇小张家官庄村的农民工张某,接到莒县综治中心工作人员打来的回访电话时,连连致谢,“幸亏有调处中心帮助,让俺有了主心骨。”
  去年,果庄镇小张家官庄村张某在大棚工地务工时,从大棚3米高后墙不慎跌落,经医院鉴定,意外伤害导致张某锁骨骨折、头部轻度损伤。涉及赔偿时,用人单位多次推诿。无奈,张某向果庄镇社会矛盾调处中心提出调解申请。接案后,果庄镇社会矛盾调处中心的工作人员迅速与工程承包方谢某以及工友张某了解案情。经过全面的调查、走访和了解,工作人员将本起案件定性为人身损害赔偿。调解期间,果庄镇社会矛盾调处中心的工作人员多次给承包方谢某说理释法,既动之以情又晓之以理。后经过协商双方一致达成调解协议,谢某作为雇主应承担赔偿责任,张某自己存在过失应承担部分责任,谢某同意赔偿16000元,调解成功当天签订了书面协议。
  这是莒县社会矛盾调处中心调解的众多案例中的一例。过去老百姓有了纠纷矛盾主要是靠司法、公安、法院长期的单线调解、分头处置,这让第一时间接触到矛盾纠纷的基层调解“前端”疲于应对,同时造成群众的诉求无法快捷表达和有效解决,基层调解亟待被赋予化解多元化矛盾纠纷的“能力”。
  为解决这一问题,莒县成立四级社会矛盾调处中心,让老百姓话有地方说,理有地方评。
  “在前端抓疏导方面,我们让‘话’有地方说。县级层面和乡镇(街道)、170处社区全部建立了社会矛盾调处中心。通过与群众摆龙门阵拉家常、倾听诉求、理顺心气、消解怨气。一大批矛盾风险从源头上得到防范化解。在中端调解方面,我们让‘理’有地方评。在各级社会矛盾调处中心分别设立调、访、诉、法对接办公室,引导当事人通过调解、信访、诉讼等合法渠道解决问题,充分发挥其调解经验丰富和人熟、地熟、事熟的优势,在群众家门口调解矛盾纠纷。在后端守底线方面,我们让‘法’有地方讲。借助专业化矛盾纠纷化解平台建设,拓展行业性、专业性调解领域,在深化完善交通事故纠纷、医患纠纷、劳动纠纷等6个调解组织基础,提供‘一站式’纠纷解决服务。有效提升了调解矛盾的专业性和权威性,确保纠纷在法治轨道化解。”莒县政法委副书记于凤臣说。

打通“线上线下” 化解矛盾不见面
  纠纷双方及调解人员不面对面坐在一起,事情能得到解决吗?莒县综治中心给出的答案是:能。
  上午9时,莒县综治中心的专职调解员黄宇飞打开电脑,按照约定时间通过摄像头连接到安庄镇社会矛盾调处中心的调解室,准备调解安庄镇东村村民刘某和张某的一起邻里土地纠纷。几分钟后,村民刘某和张某相继在调解室入座,调解正式开始……电脑、摄像头、调解室,屏幕上你一言我一语,在虚拟空间调解着现实中的矛盾。
  “不见面就能化解矛盾,是‘雪亮工程’APP的最大特点。”莒县维稳办综合科科长牛纪强表示,“以前在线下调解,存在‘三多’问题:发生矛盾纠纷的群众多跑路、调解员多跑路、调解文件多跑路。现在,只要一部手机就可以实现调解,既节约了维权的时间和精力,也为参与调解的单位节约了行政成本。”
  牛纪强口中的“雪亮工程”APP,是莒县依托“雪亮工程”视频监控体系研发出来的“指尖卫士”。该系统包括“平安莒县”和“综治通”A P P两款手机APP。“平安莒县”APP是“指尖卫士”的群众版,用户针对群众。“综治通”APP则是工作版,用户针对网格员、调解员等工作人员,该APP包含矛盾纠纷调处、一键报警、视频监控等6项功能。
  “只要调解员有手机,并安装‘综治通’APP,即可派上用场,调解不再受场所和时间的限制,从而提高矛盾纠纷的化解率。”牛纪强向笔者演示了“综治通”APP的使用方法:打开 APP,搜索“矛盾纠纷调解处”,提交调解申请后,调解员当时即可组织当事双方进行调解、取证。牛纪强介绍,截至目前,莒县社会矛盾调处中心累计调处行业性矛盾纠纷5000余件,通过各级综治中心视频调解600余件。
  “指尖卫士”不仅是化解矛盾纠纷的“好帮手”,还是群防群治的“新力量”。通过手机指尖查看“视频监控”,可以看到实时监控画面,切实加强了对巡逻防控、治安防控等重点工作的掌控能力。刘官庄镇大官庄社区徐家朱汉村的“毛屯”西瓜品牌远近闻名,过去一到盛产期,偷瓜的现象比比皆是。如今有了“千里眼”,瓜农也跟着“舒了心”。近日,网格员徐丛忠通过视频监控发现有不明分子在西瓜大棚附近形迹可疑,判断有偷瓜行为后,他及时到场劝解予以制止,避免了瓜农损失。

既有“含金量” 又带“泥土味”
  在莒县阎庄镇大路东村,有一支特殊的“调解小组”,组长由74岁的张立仁老人担任,他们被村民称作“四老调解员”。3年来,他们踏遍了村里的沟沟坎坎,共成功调解矛盾纠纷30余起。
  “张老,您快给我们评评理!”近日,大路东村村民张某甲拽着同村的村民张某乙来到了张立仁家,还没进门就扯开了嗓子:“有条路是我们共用的,可是老张他却私自把路堵死了,您说说还有没有天理了!”
  “都是一家子的老少爷们,犯得上这样吵么,叫别人看见了丢不丢人?”张立仁看着两个人,笑眯眯地说道。听到这番话,张某甲和张某乙羞愧地红了脸,不再说话。“你们先别急着争谁对谁错,听我给你们讲个‘六尺巷’的故事吧……”慢慢地,张某甲和张某乙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下来。“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重复着这句话,张某乙领会到张老的用意,说:“张老,您不用调了,是我做的不好,我同意把堵死的胡同通开。”好言贴心聊,心结解开了。就这样,20多年的胡同堵路问题在“四老”调解员的调解下得到了彻底解决,两家邻里关系和好如初。
  像张立仁这样的基层调解员,已经遍布莒县乡村。他们凭借在宗族或邻里中的威望和民间草根智慧的“土方子”,肩负起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促进农村社会和谐稳定的光荣使命。
  在基层,社会矛盾调处中心专职调解员由乡镇(街道)、社区网格员兼任,村矛盾纠纷调解员(网格员)兼任村警务助理,全县共配备1218名信息员(网格员),负责做好日常巡查、矛盾纠纷调处等工作,配备信息采集专用手机,对矛盾纠纷第一时间采集上报,第一时间参与化解。矛盾隐患在第一时间被发现,并进入调处程序,及时化解。今年以来,全县各级网格员共排查上报各类不稳定苗头性信息4640条。
  在县级层面,莒县社会矛盾调处中心与县综治工作中心、县“雪亮工程”指挥中心、县综治网格化管理服务中心合署办公,由县委政法委牵头,整合法院、检察院、公安、司法、纪委、人社及保险等部门,先后成立了“医患”“道路交通”“劳资”“保险”“家事”“教育”等6个专业化调处中心,聘请19名政法战线退休老同志担任专职调解员。
  2013年,莒县县委政法委邀请李瑞武到莒县医患纠纷调委会担任主任,6年来,医患纠纷调委会成功化解各种医患矛盾纠纷425起,为和谐医患环境构筑了一道坚实的防线;
  2012年,莒县县委政法委邀请贾桂秋担任莒县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主任。在他的带领下,莒县道路交通事故纠纷调解委员会成功调处道路交通事故纠纷案件3220件(起),接受咨询上万次,引导化解了大量矛盾纠纷;
  2013年,莒县县委政法委邀请胡怀生担任莒县劳资纠纷调解委员会主任。5年多来,胡怀生架起了企业与职工的“连心桥”,莒县劳资纠纷调解委员会成功调处劳资纠纷1000余起,他被称为劳资矛盾纠纷双方的“架桥人”……
  “与其说莒县的调解经验有创新,不如说是我们把综治工作落得实。如今,莒县依托综治中心建设,不断深化社会治理体制改革,切实把社会矛盾化解在基层和萌芽状态,共建平安的社会治理之路,也越走越宽。”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兴展说。